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1999年山东一小贩卖“毒”冰棍,12人无辜死亡,真凶逃亡15年被抓

2022-08-27 21:15:19 2424

摘要:二十世纪末,在山东省陵县小官辛村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冰棍投毒案,案件导致12人丧命,最小的孩子仅6岁,三个家庭因此破碎不堪。而主谋在事发当天抛妻弃子逃往外地,并改名换姓重新娶妻生子,直到十五年后才被抓捕归案。这场投毒案就是著名的德州投毒案,...

二十世纪末,在山东省陵县小官辛村发生了一起惨绝人寰的冰棍投毒案,案件导致12人丧命,最小的孩子仅6岁,三个家庭因此破碎不堪。

而主谋在事发当天抛妻弃子逃往外地,并改名换姓重新娶妻生子,直到十五年后才被抓捕归案。

这场投毒案就是著名的德州投毒案,直到今天这个案件还有许多细节值得我们发现和思考。

01 烈日炎炎,惨剧初发

1999年6月13日,正值炎炎夏日,鲁北农村的村民们双脚踩着被阳光灼烧得炙热的土地,在麦田内弯着腰收麦,山东省陵县小官辛村的村民们也不例外。

麦田里的麦子金灿灿的,午后的阳光将它们照得金光闪闪,也将村民们烤得唇焦舌燥,结束劳作的村民们正准备稍作休憩。

就在家家户户刚刚回到家中,准备午睡时,街道上的赵玉岐正推着自行车叫卖着,“卖冰棍!卖冰棍!”

小贩声音传入了胡同里,不少村民都准备去买几个来解解暑。

村民马士德的三个孩子很想要吃上一口冰冰凉凉的冰棍,便缠着父亲说要买,马士德想到八岁的大儿子生日即将到来,便拿了两块钱给妻子,妻子带着兴高采烈的孩子们去买冰棍。

马士德想着让孩子多吃点,就先躺上床休息,没和妻儿一起吃。懂事的大儿子几次拿来让自己尝尝,马士德都回答着不要,内心也因孩子的乖巧懂事感到愉快。

邻居两家的孩子也都去买了一些冰棍来吃,村民孙俊霞家9岁的女儿去奶奶家玩耍,看见3个小姑姑在吃,便也跑去买了来吃,并给奶奶尝了尝。

老人小孩们小心翼翼地品尝着夏日里难得的清凉,大家其乐融融,没人能预料到这冰棍居然带着剧毒,此刻他们的生命已经岌岌可危。

身体最先出现异常的是马士德6岁的小儿子,正在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蜡黄,口吐白沫,身体不断抽搐。

紧接着,马士德的妻子和另外两个孩子也出现了同样的症状。

不幸中的万幸,在发现家人的异常之后。马士德迅速意识到冰棍很可能有问题,他立即大喊着“冰棍有问题”,附近的村民闻声都立马出来看是怎么回事。

马士德追上卖冰棍的赵玉岐并将他按倒在地上,民警接到报警后很快前来将他带走审讯。

“从吃冰棍到发病也就几分钟,有躺在床上的,有倒在地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脸发黄、嘴发青,口吐白沫。”村民孙俊霞回忆道。

短短的时间内,所有吃过冰棍的人都立马中毒,13人里有12人因此身亡,其余一人身受重伤,死者分别来自三个家庭,马士德家4人、孙俊霞家5人以及另外一家3人。

其中,有超过一半的死者年龄尚未超过10岁,年纪最小的仅仅6岁。数个充满希望、即将茁壮成长的生命就此消失在了这个炎炎夏日里。

亡者出殡的那天下着大雨,雨水拼命地冲刷着,却刷不去这三个家庭中活下来的人内心的剧痛和愤怒。

这场惨剧长久地将陵县村民笼罩在悲伤和恐惧之下。

02 全力追缉,绳之以法

在这桩案件发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小官辛村人心惶惶,村民们魂不守舍,连麦子也不收了,只怕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也会受到威胁。

陵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里的干警们也深知这个事件的恶劣性和严重性。立刻成立了“6·13”专案组,拼尽全力,只为尽快给死者及其家属、受惊的村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幸亏马士德在事发当天抓住了赵玉岐,警官们在审讯赵玉岐时得到了许多有效的信息。

赵玉岐向警方坦白道,6月13日他在前往小官辛村卖冰棍的途中被一个不知名的男子叫住了。该名男子戴着破草帽和墨镜,他问赵玉岐是否愿意与自己合作,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装着粉末状物质的小包。

陌生男子称自己与村干部有一些过节,想要找机会教训一下他。并告诉了赵玉岐自己的计划。

小包里装着的是一些“腹泻药”,赵玉岐将“腹泻药”涂到他要买的冰棍上,村民吃过后一定会急着要买止泻的药,这时他去卖止泻药,在保证赵玉岐赚到钱的同时自己也成功报复了村干部,这样一来两个人就能达到双赢。

赵玉岐一听觉得有道理,再加上陌生男子又另外给了自己20块钱,他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给冰棍涂上“腹泻药”后,那名男子就跟在赵玉岐自行车后的不远处,期间有一名村民想向赵玉岐买冰棍,男子在后面摆摆手示意他不要买。

后来警方在调查后得知原来这位村民是陌生男子的朋友,可见犯罪嫌疑人很清楚“腹泻药”对人体的坏处。

事实上,刘士亮口中的“腹泻药”是毒性极强的毒鼠强,又名“没鼠命”、“三步倒”,对人和哺乳动物有着极强的毒害作用。无知的赵玉岐就这样间接杀害了12条无辜的生命,也使自己陷入了牢狱之灾。

根据赵玉岐的描述和村民的协助,警方将头号嫌疑犯锁定为刘士亮,之后警方来到刘士亮家中,并于其中发现了一袋拆封过的毒鼠强。然而此时他早已逃之夭夭,连妻儿也不知他的去向。

所有人都不知道刘士亮身在何处,也不清楚是什么导致他做出了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

事实上,在犯下这桩重罪之前,刘士亮已经有过被警方批捕的经历。

1998年1月,刘士亮对村里土地的分配表示不满,为了维持自己心中的公道,他曾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问题。

然而刘士亮不愿等检察机关的调查结果,在检察机关调查村委会账目的期间,刘士亮伙同他人将村委会的账本从镇政府抢走。

刘士亮在被陵县公安局通缉后,一直在外逃窜。而谁也没想到,刘士亮会因为这件事而生出如此罪恶的念头。

事发之后,刘士亮立即被公安部确定为重要逃犯,各大媒体报刊也纷纷登上了他的照片,尝试通过悬赏增加缉拿他的概率。

首先在一边,冰棍小贩赵玉岐早已于2000年被捉拿归案,受害者的亲属们殷切地期盼着有一天主谋刘士亮受到法律的制裁;

另一边,警方专案组搜集了所有线索,先后到天津、河北等地搜查遍刘士亮可能去到的地方,最终都没能找到他。

十几年过去,陵县公安局的干警更新迭代,但唯一没变的是,每个干警都心系德州投毒案,在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同时,他们也一直追随每一个细节和微不足道的线索。

终于在2014年,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经过专案组民警日复一日地将案件信息与网络上的信息进行对比,他们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只是这人的名字并非刘士亮,而是“吕某强”。

专案组的民警们在过去的调查中早已将刘士亮的面孔熟记于心,所以尽管名字没有对上,民警们也认为这个所谓的“吕某强”就是刘士亮本人的假冒身份。

随后警方立即将“吕某强”的信息与刘士亮进行对比,发现除出生地不同外,其他信息均与刘士亮基本一致。

随着警方的摸排调查和深入分析,他们终于确定“吕某强”就是他们追查了15年的刘士亮,他们立即联系内蒙古及周边省市的警方,各处警方团结一致,誓将这个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不久后,河北警方联系陵县公安局,称刘士亮在河北省平山县东回舍镇某村出现了,这一好消息立即使专案组民警兴奋起来。

据调查,“吕某强”在此地重新结婚生子,妻子开了一家服装店,而他常年待在店里,很少出现在外面。

在得到消息后,专案组民警在陵县公安局政委和副局长的带领下迅速动身赶往河北进行抓捕,他们急于将他抓捕归案,但又怕贸然行事会惊动刘士亮,反而错失一次宝贵的机会。

经过警方的商定,他们决定于当地大赶集的日子——1月29日行动,这一天外面人流涌动,民警们便混入人流。

此时毫无戒备的刘士亮还在店里玩电脑,警方在确认完毕后上前一举将其拿下。欣喜万分的同时,警方也快速开始对刘士亮的审讯。

根据刘士亮供述,在被以涉嫌妨害公务通缉后,他逃窜到了外地,直到1999年的麦收季节才再次回到家中。担心被村民举报的刘士亮一直躲在家中,也因此被家人抱怨没帮上忙。

心生怨气的刘士亮认为这都是村干部造成的,于是开始了报复计划。

他想到家中还有自己卖剩下的毒鼠强,深知这个药的强毒性,便决定将其作为报复工具。

准备好了报复工具,他开始琢磨要通过什么方式来让村干部服下这药。

1999年6月13日,他外出又怕被人认出来,便戴上了墨镜和破草帽,之后偶遇了卖冰棍的赵玉岐,于是便有了我们文章前面说到的事件。

他本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不想毒鼠强的药效如此之快,赵玉岐还未走到村干部的家门前,便有人察觉到冰棍的异常并按压下了赵玉岐。

意识到事态已经超出控制范围的刘士亮立即开始逃亡,抛下妻儿逃往他乡。

刘士亮骨子里愚昧又迷信,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他逃往了内蒙古包头市。在此他认识了女性王某,之后两人一起到了乌海市,刘士亮给自己伪造了“吕某强”的身份,侥幸地以为自己可以躲过一劫。

为了避免被人认出来,每次妻子想要他跟自己回老家,他就用各种借口搪塞妻子。直到2014年,王某身体衰弱的父亲正要过八十大寿,刘士亮不得已同她一起返乡。

2014年1月29日,刘士亮在妻子家的店里玩电脑,被计划缜密的便衣刑警抓捕归案。

十五年来压在民警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下了,而这个在案潜逃了15年的犯罪嫌疑人终于要迎来了法律的制裁。

03 终得审判,案件落幕

归案后,刘士亮才知道自己当时靠感情行事带来的结果是多么的严重。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报仇计划会让12个无辜的人丧命。

对此,他痛心疾首地向记者表明自己深知罪孽深重,只想快点了结。

除此之外,刘士亮也向记者表示,自己在逃跑过程中写了一封“杀人犯的自述”,并将其寄给了公安部。

2014年6月20日,有关这桩投毒案的庭审在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上百名社会群众在此旁听,期待正义的审判。

开庭前,早已满头银发的刘士亮穿着看守所囚服,戴着手铐和脚镣,在法警的押解下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法庭被告人席。

上午9点30分准时开庭,三个多小时内法庭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刘士亮对自己的罪恶行径供认不讳。

而受害者亲属的神色一直十分凝重,没人能明白他们这十多年来是活在怎样的孤独和悲痛中,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审判结果可以不负自己的亲人们。

庭审结束后,法院综合了合议庭的意见,最终认为刘士亮身背多个罪行,决定数罪并罚,判处其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结束后,刘士亮提出上诉;

2015年6月2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

2016年4月21日,德州中院依法对刘士亮本人执行死刑。

这桩历经15年、曾经震惊了全国人的德州投毒案在刘士亮被执行死刑后终于落下了帷幕。小官辛村重新进入了安宁平和的氛围中。

04 追忆细节,引以为戒

在刘士亮被抓捕归案后,曾有记者问他在外15年是否曾想过自首。刘士亮回应道,自己过去十几年在外东躲西藏,被磨尽了棱角,只是想着等现在的孩子长大后再去自首。

其实我们回看刘士亮过去十几年的在案潜逃经历,也可以大概料想他在外躲躲藏藏、不敢光明正大去做任何事情的狼狈可怜的样子。

罗曼罗兰曾说:“自由向来得一切财富中最昂贵的财富。”

刘士亮因自己所谓的“报复”不仅杀害了12条无辜的生命,破坏了三个和睦欢乐的家庭,也亲手埋葬了自己未来的自由、埋葬了原本幸福的家庭和生活。

除此之外,他也向记者表示对自己的三个孩子十分惭愧,尤其是自己老家的两个孩子,他无法想象他突然离开后一直杳无音讯,自己的孩子们是如何长大的。

作为父亲,刘士亮在看到别的父亲给孩子买礼物时内心总会充满惭愧,作为男人,自己没有尽到男人的责任;而作为一名父亲,他也没有尽到父亲应尽的责任。

他想要告诉自己的孩子,做事不要太较真,不能像自己一样出风头。

或许刘士亮发自内心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而世界上并不存在反向的钟,时间总是往前走,人们无法回到过去将自己犯过的错抹除,唯一能做的就是付出相应的代价。

在刘士亮将近三分之一的人生里,他身在异乡,让自己的妻儿饱受折磨,而自己也一直活在阴影之下,不敢期待有哪一日自己的生活可以重见天日。

现在在屏幕前的我们,也可以从刘士亮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心存犯罪的邪念的人终是极少数,但平凡的我们在生活里也应该理性地看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当我们觉得一些决定有失偏颇时,我们可以选择缓和的方法去解决矛盾,而非钻牛角尖,最终将事情弄得混乱又糟糕。

每做一个决定之前,我们都应该想象其带来的后果,努力做到问心无愧,而非重蹈覆辙,在看到结果时才追悔莫及,心有不甘却无处申冤。

我们的命运本就是有我们自己写就,倘若我们都不尊重的自己的理智,又如何去追求有条有理,如愿以偿的人生呢?

著名诗人海涅有道,“照耀人的唯一的灯是理性,引导生命于迷途的唯一手杖是良心。”

完全依靠感性行事会使一个人的人生处于一个极不稳定的状态,也会影响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稳定性。

同时,作为家庭、社会的一部分,我们也应该担起自己的责任,完美的生活不是被我们幸运地发现的,而是在我们的一举一动中慢慢地被创造、改造出来的。

最后记者问到刘士亮在看守所有什么需要的物品,他反问记者:“能给我张孩子的照片吗?”

此时的他只能依靠照片去寻找父子间的片刻温存,可是过去的抛弃与遗憾却不会因此改变。

德州投毒案终会成为时空里不可划去的一笔,愿受害者的家属们从阴影中走出来,愿后来者不重蹈覆辙,相信生活终是充满希望和力量的!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